大两信息门户网>教育>金碚学术生涯30年:提出经济学域观范式新思维

金碚学术生涯30年:提出经济学域观范式新思维

2019-10-25 12:43:28/阅读:2087
分享:

  摘要:9月26日,金碚在“金碚学部委员社科院工作30年暨经济学新范式研讨会”上对包括《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内的参会人员如此表示。金碚坚持为人民做学问,积极为国家建言献策。他最近又提出了经济学域观分析范式的理论

记者谭志娟在北京报道

“如果你提醒我们互相鼓励,在一件事和一个职业上做好工作,实际上有两个关键词:一是积累,这是职业,特别是学术研究所必需的,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第二是探索新的领域。积累也能产生成就。有些学科主要基于积累,但有些学科可能需要在积累的基础上探索新的学科。”9月26日,金北在“金北学院委员会和社会科学院经济学30年工作与新范式研讨会”上告诉与会者,包括《中国商业新闻》的记者。

金贝(Jin Bei)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博士生导师、前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区域经济协会现任主席、中国工业经济协会副主席、郑州大学商学院院长、中国商报社长。他还是“中国经济管理学院研究60人论坛”的发起人,并创办了学术期刊《中国经济学家》。该期刊被ami综合评价体系评为代表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最高水平的英文期刊。

"他是著名的经济学家、改革实践者和媒体人."这是与会学术界专家的一致评价。

社会科学院工作30周年

记者注意到,金贝于1986年至1989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并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1989年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今年刚好是30周年。

金贝出生在解放军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成长经历、生活条件和事业与新中国的诞生和发展密切相关。他喜欢自由阅读,高中时就怀着好奇心开始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

金北拥有丰富的经验,1969年高中毕业后在南京官塘煤矿工作。1970年底,他离开煤矿,加入了位于山西大同机场的北京军区空军航空兵部队。他利用该组织保存书籍的机会,阅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以及古典小说、古籍和外国译文。在此期间,他认真研究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四卷)、《列宁选集》(四卷)、《资本论》等。1975年退役,被分配到南京第二轻工业局系统的南京衡器厂。后来,他被调到局里工作。恢复高考后,他于1978年被大学录取。

国家财富的这种变化为他提供了在许多行业积累的经验,特别是在军队、国有企业和政府机构,这为他后来的经济研究和工业经济研究所的领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金贝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在社会科学院工作了30年,长期从事经济研究。他是站在经济学科前沿,开拓新学科领域,引领中国经济学科发展的主要学者之一。

他认为,对于应用经济学来说,能够解释和解决实际问题的科学研究成果是更实际的成果,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学者是真正掌握社会科学本质的人,特别是能够使他们所领导的组织和团队具有整体竞争力的人,是具有真正创新能力的学术带头人。

金贝坚持为人民学习,积极为国家提出建议。作为一名主要从事应用经济学研究的经济学家,他的研究方向是将理论成果应用于实践,创造科学研究成果的实际应用价值。

提出了经济领域观的分析范式

金贝撰写或创作了50多部学术著作,发表了400多篇学术论文。他在许多与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有关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领域都有重要的学术地位。他为中国产业经济学、竞争力经济学、区域经济学、媒体经济学等学科的理论创新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学研究所的学科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他最近提出了经济领域观分析的范式理论,开创了领域观经济学。现在,他提出的领域观经济学正在对经济学的理论范式产生重要影响。

记者还注意到,第26届研讨会的四大主题之一是金贝新书《新繁荣时代,真正的复兴——金贝新论集》的出版发行。金贝在会上解释说,这本书是散文集。他选择了过去三年发表的一些论文,并将其编辑成一个集合。

根据金贝的解释,这本书之所以被称为《新盛时代,真正的复兴》,是因为工具理性在人类历史上发挥了巨大作用,促进了工业化。没有它,就不会有工业社会和高增长。然而,只有一件事,如果人类的真正价值丧失了,你的国内生产总值有什么用?这本书之所以被称为《新盛时代,真正的复兴》,是因为人类的真正价值在工业化时期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也就是说,在工具理性主导的时代,工具成为目的,目的成为工具。

他还说:“一个企业是想赚钱还是想有效率,人们需要有收入,这是工具理性。工具理性的目标当然很重要。gdp仍然很重要,增长也仍然很重要。然而,增长的目的是什么?dgp是否足够?在成长过程中,实现最真实的价值意味着什么?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是《新繁荣时代,真正的复兴》一书的逻辑线索。"

他认为,受西方经济学微观宏观范式的启发,中国的改革开放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这种主流经济学范式存在严重缺陷。事实上,许多西方经济学家承认这种范式很难解释现代经济现象。此外,越多的人看到这种范式的缺陷。这种范式认为经济主体的工具理性是唯一需要考虑的因素。事实上,其中有明显的逻辑断点。

金贝指出,观察现实经济世界很可能采用一种新的思维和视角,即承认世界是一个领域观的世界,所有领域都被划分为不同的类型而不是完全同质的。

因此,金贝认为应该研究经济学:首先,应该确定不同类型的区域国家。例如,如果我们想研究企业,我们不能笼统地说所有企业都是经济主体,其唯一目标是利润最大化,然后根据这一假设得出推论并提出一套理论。事实上,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不同行业的企业都有各自的领域观特征。因此,我们必须首先确定不同类型经济实体的特征。“最初的经济范式没有这样的思维方式,而是用一个假设掩盖了整个问题。”

第二,既然有不同的领域类别,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这并不像微观经济学想象的那样是一种抽象的关系。例如,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是三个不同文化主体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微观经济学可以描绘的世界。金贝按照这种思路选择了这个系列。

(编辑:程浩,校对:严静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