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两信息门户网>财经>巨弘国际集团 - 文厨‘會神’,一个想象力能带你走多远的故事

巨弘国际集团 - 文厨‘會神’,一个想象力能带你走多远的故事

2020-01-10 16:17:17/阅读:3434
分享:

  摘要:文厨感慨,一个年仅24岁的创业者,就凭这样一个想法创造了传奇。这成了长城会第一个关于‘想象力’的故事。文厨相信,中国移动互联网和日本移动互联网从业者交流,能促进互利,‘连接’产生价值,故事从这里发生。从那开始,文厨就走上了聚精会神 ‘办会’,做人和人的‘接接’、思想碰撞的路。

巨弘国际集团 - 文厨‘會神’,一个想象力能带你走多远的故事

巨弘国际集团,大约七年前,小米刚创业时,有次雷军去硅谷,为期一周。

在长城会组织的第一天活动上,他说,虽然小米是刚创业,但他有信心小米手机单品卖到100万台;三天后,在一次晚餐会上,他说小米可以销售到1000万台;最后一天,在华人聚集的一个沙龙上,他发问式提出,为什么小米不可以全球售出一亿台。如果苹果可以,为什么中国的小米不可以?

长城会ceo文厨写道:“我至今不清楚,是表达需要还是什么人或事发生了催化作用。我全程陪同在听,仔细琢磨,很有感触。”

在2015年,雷军带着小米就已经实现了‘一亿台’的小目标。虽然小米的成功,和七年前在硅谷的一周交流之间的关系无从追溯。但是当时第一天组织活动的长城会,在刚刚过去的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十年里,促成了许许多多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家和从业者赴日本,美国,印度交流。这些交流和碰撞悄然无息,又毫无疑问的与中国移动互联网之间产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

背后的重要促成者长城会,创立人文厨的故事同样精彩。他的日子,列起来让许多人羡慕。

他读诸子百家,酷爱中国历史;他周游世界,自驾美国一号公路,航行在波罗的海数星星,他觉得,这其中有这个世界传达给我们的启示。他全球问道,穿越千年,对话霍金、余光中、佩雷斯等,寻求真理。

但这么一个人,并不是一个闲散的豪门子弟,以殷实的家境支撑云端的生活。他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带着长城会创立gmic大会(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落地全球九站,跻身ces、sxsw等成为全球创新前沿年度盛会。作为投资人,他是小鹏汽车等独角兽企业的天使投资人,有三支投资基金。

他现在最开心的事是——办学。结缘科学家,办高山大学(gasa)。大学使命正是:‘科学复兴’,传奇理论物理学家霍金将其翻译为 ‘new scientific renaissance’。

这个人怎么做了这么多充满想象力的事儿?

2018年gmic大会第一天,主会场压轴环节是《不东》的发布会,文厨的股东,猎豹移动ceo傅盛说,“猎豹还投了长城会,我很焦虑,文厨一会儿写书,一会儿搞gasa大学……”。

傅盛说,第一次听说文厨,是从雷总(雷军)嘴里听说的。那时候雷军还没有创办小米,他说我投了一个人,这个人连英语都不懂,他要搞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我就拿这个励志的故事一遍遍教育我们的同事,说我们出海也一定能赢。

傅盛出席gmic北京2018大会之《不东》发布会环节

文厨是怎么做到的呢?发布会是台上的总结,《不东》这本书其实是总结的底稿。它更像是一个能玩敢想的互联网思考者向你公开他的思维手册。这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关于想象力的故事。我们选择了一些和读者分享。

一: 思想和连接的力量

文厨喜欢‘连接’和思想的碰撞,他觉得思想是有力量的。有时候一个简单的想法,就能造就一个故事。

他在书里写,在一次东京的午餐会上,他邀请snapchat(照片分享应用)的ceo伊文去东京分享,主题是:“建立一个再现现实人生的虚拟世界”。

曾几何时,我们不自觉地开始希望记录下自己人生的每个瞬间,却忘记吃顿饭睡个觉看段景,你当时想分享就分享,为什么一定要保存这一切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该消失的就让它消失,这样也挺好。文厨感慨,一个年仅24岁的创业者,就凭这样一个想法创造了传奇。

其实文厨的长城会也是由思想开始的。那时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风云将至,中国、印度等国与日本、美国等国的移动互联网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中,从业者急需一个交流的平台互相学习、交换信息、促成合作,来抢占瞬息万变的市场。

开始是件小事,2008年,那时正值三月,东京正是最美的季节,樱花盛开,文厨和几个同样的年轻的创业者去东京,目的是向当时全球领先的移动互联网同行学习请教。

在经历初到的兴奋和新奇之后,他们此行主要目的一无进展:那些docomo和i-mode等引领全球移动运营商发展的商业模式创立者,和当时日本领先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高管,文厨一行甚至没有安排上一个简短的会见。

文厨经过多方了解,认为关键点在于:信任。他决定自己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至少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兴的领域。

那时候,文厨几乎每个月都会前往日本,带上一位来自中国的行业代表,用最朴素的方式开始:在日本办晚餐会。每次,都首先由文厨和中国的行业代表介绍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正在发生的市场变化,生意机会和行业发展的趋势。

真诚的交流态度,加上时间这种软化剂,半年之后,坚持取得了成效:日本同行终于慢慢开始与他们互动,尝试合作。

文厨至今经常提起,一个有点转折意义的一幕,在那个时期一次东京的晚餐会上,当时在全球知名的i-mode模式发明人夏野刚先生,动情的指着dena和mixi(均为日本移动互联网企业)的ceo等十几位日本同行说:“这个中国年轻人来找我,说要加强中日两国行业的合作,多些信任。移动互联网是我们的新机会,你们应该参与和促成这件事。他的诚意打动了我,我决定帮助他!”

夏野刚决定以自己的名义替他对日本移动通信界的巨头们发出邀请,那些当时拒绝过他的名企高层,齐刷刷地出现了,在日本瞬间就打开了局面。现在,夏野刚成了长城会日本的董事长。

这成了长城会第一个关于‘想象力’的故事。文厨相信,中国移动互联网和日本移动互联网从业者交流,能促进互利,‘连接’产生价值,故事从这里发生。从那开始,文厨就走上了聚精会神 ‘办会’,做人和人的‘接接’、思想碰撞的路。

g-summit 东京 2017峰会,文厨、夏野刚对话

二 全球化

文厨自诩为‘世界小邮差’, 内心却深信所为之事意义重大。

长城会有一个标签,就是坚持全球化,从一开始做中日两国的交流,后来在全球办gmic九站,涉足日本东京、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香港、台北、印度雅加达和班加罗尔、巴西圣保罗等。

七年前,文厨要将长城会办到硅谷,当时许多人不理解,中国人去硅谷办移动互联网峰会?有些难了吧。

文厨坚持,开始是他的天使投资人雷军,带着他去硅谷,一家一家敲门建立联系,教他怎么跟人谈判、怎么把话题直截了当地说到点子上。2012年,长城会在硅谷举办了gmic会议,一举轰动,大获成功。

雷军作为长城会的天使投资人,亲自飞到硅谷为长城会助威,送给他四个字:“高瞻远瞩。” 告诉他:“你来对了,硅谷就是行业的制高点,当你站在这个行业的制高点时,你的视野就变了。”

2012年,(小米总裁林斌抓拍)文厨和雷军摄于硅谷特斯拉工厂门前,等候马斯克会见。

文厨对于国际化的坚持被证明是对的,那几年,gmic硅谷办了数届,也组织g-trip考察团无数,在那些‘连接’过程中,许多人都像当年的雷军一样,在和硅谷的创业环境碰撞后,出现了变化。参加的朋友和会员,有原在硅谷,决定回国创业的,有国内过来的人,受到硅谷创业精神的触动的;有人说,经营过程中受到硅谷创新思想的启发。

全球九站中的其他站同样不容易,每一站都需要努力。当初,想前往印度办gmic的时候,人们劝阻说,有些地方比较乱、有些可能发生战争,还有可能对华人不友好,还有些所谓政治大环境变化问题。但是文厨坚持。

2014年,首次cmic班加罗尔在印度成功举办,之后一连办了几届。 他在之后的《千字文之印度行》里写,写他未来几年打算经常去印度,详细写从国家、文化、移动互联网的机遇角度,印度是重要而不能放弃的。

感性的层面则更为鲜活,文厨写,在2015年cmic班加罗尔召开之际,自己坐在酒店花园的那颗数百年的大榕树旁与人聊天,观察大会期间往来宾客。那一届的大会热度超出预期,参会人数翻番,一群又一群的印度创业者,挤过来激情澎湃地说: “我要做中国的微信”,“我是中国的大众点评”,他说,你会被这股创业热情感染。

gmic2015班加罗尔站,上图嘉宾(从左至右)依次为ndtv创始人,flipkart创始人sachin bansal,inmobi创始人naveen tewari,paytm创始人vijay sharma

文厨对印度的判断和坚持下,‘连接’产生了价值。

有印度支付宝之称的paytm创始人维杰vijay sharma就是个好例子。维杰十五岁中学毕业,打工到创业,自学英语,一步一个脚印,奋斗成功。他早期每年都来gmic,有一次,他想认识台上演讲的阿里云cto王坚,王坚直接介绍给了马云。后来他说,文厨,你知道吗,这就像做梦一样,马云直接给了我6亿美金。

他后来说,文厨,我应该送点股票给你。文厨觉得他们做了一点贡献,但是还没到送股票的程度。在印度,因为文厨和他的gmic受益的创业者故事还有很多。之所以坚定的要全球化,要出海,背后是文厨对全球化和移动互联网的信念。

他在书里写 “我上月去西班牙,顺道看了看哥伦布博物馆,我想,发现新大陆实质是地理上东西方真正开始连接在一起,全球一体化。之后,随着航海、航天航空、铁路和公路等交通方式的发展,世界各地的文明开始交融,互相影响,互为彼此。”

之后想到,文明的发展与交通方式的变革何其相似,“移动互联网,有时候我想它也是一种新式的“‘交通方式”’它以席卷一切的势能,改变我们的方方面面,全球化思想注定在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集其大成,修成正果”。在思考的时候,他是大胆的,浪漫主义的,这些想法背后,转换成了许多力量。

三 高山大学(gasa)

文厨从三年前有个穿越千年的计划。他想寻访一些年长的智者,重新思考手头的工作、人生、生活。正是这个计划,让他找到了下面这件事情:科学复兴。

故事还要从思考说起。这十年,文厨身边聚集着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创业者们。在那天的《不东》发布会上,他说他经常在想,我们这群人,他们是不是已经足够优秀,是不是已经足够幸运了?答案是,他们确实也是足够优秀,也是足够幸运了。移动互联网这十年的蓬勃发展,他们在财富故事里都是爆炸性的,比如说猎豹移动刚出现在gmic大会上的时候时刚起步,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发现,这些最优秀的创业者还是很焦虑。

作为这些优秀创业者的朋友,文厨觉得挺自豪。发现他们这种焦虑的时候,文厨也在思考深层的问题。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他找到了两个逻辑:一个逻辑是:想一个问题如果想的很短的话,你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面临着一个又一个的焦虑;另一个逻辑是科学家的逻辑:他们想问题很远,科学家认为十年是一个小的时间段,他会有一个很大的维度来思考这个问题,那么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们气定神闲。

起因是,文厨有次和科学家聊天的时候,对方说,我们这个实验室是按照30年来做计划的。要知道,在移动互联网分秒必争的战场,这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文厨带着朋友们尝试着跟科学家交流,朋友们感受到了这种思维的不同,他们认为是有借鉴意义的。这种下了高山大学的种子。

2017年4月,文厨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拜访史蒂芬•霍金教授倡议科学复兴。

高山大学不同于普通的商学院,以商科教授和案例分析为主,高山大学有很大一部分是带着企业家向科学家学习。其实这背后是一个越发显著的趋势:在这一轮科技进入民用的过程中,从移动互联网、区块链再到人工智能等,科学界的进步越发成为改变人们生活状态的底层基础。商业文明则围绕更好的实现这些技术目标而运转。

一方面是‘高山大学’的学习,另一方面是‘科学复兴’的想法。文厨为了发出‘科学复兴’的宣言,在2017年联系到霍金教授,霍金教授认可并非常支持。文厨和霍金教授交流了一下午, “科学复兴”的英文是霍金帮忙翻译的。他说这个相当于一个新时代科学的节点,人工智能也罢,新空间探索也罢,说可以把它看做是科学复兴。霍金在他的微博上也写了这句话。

有人问文厨,你怎么定位自己,他说:我是一个诗意的行者。

2015年初,他去台湾拜访了当时年届88岁的著名诗人余光中。文厨在《不东》里写:“我问诗人,什么是他认为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他用“想象力、想象力、想象力”重复三次对我进行了强调。”

文厨他说,从小到大,我就爱胡思乱想,这几年创业维艰,商业上讲究严谨、逻辑严密、常常担心自己所谓的想象力,折腾自己也折腾别人,让自己和大家的心血付诸东流。诗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举了个例子。他说,有一位伟大的颇具想象力的政治家丘吉尔,解决政治问题也擅长用想象力,不仅仅是在他的文学作品中。言下之意,政治都可以,何况商业?

其实在穿越千年计划里,给文厨启发最多的还是办‘会’的前辈,ted创始人理查德.沃曼。他说:“你也可以一辈子办会,但一定要办不一样的会!今天我不会再办ted这样的会,也不会去办达沃斯那样的会。”。其实所谓会,相会、交汇、本质上正是:连接。无论是办大学,还是写千字文与会员交流,最终成书,也正是智慧的相互促进,交心的谈话。文厨的想象力,一直围绕着‘连接’和前瞻,他正是在聚精会神的办会。

回答到那天《不东》发布会的现场,傅盛说作为股东,看文厨一会儿写书,一会搞gasa高山大学很焦虑。但接着,他话锋一转说:但是反过来看,这些事还真跟这个时代的脉搏走在一起,现在长城会十年有这样的基础,我觉得既是这个时代的机遇,也是文厨个人的特质,两者能够很好的结合。

文厨的故事,更像一个想象力能带你走多远的故事。正像傅盛说的那样,这些看似浪漫主义的想法,因为眼光够远,反而踩准了时代的脉搏。《不东》不仅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和事的第一手资料,更是互联网思想者文厨向你公开的想象力锦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