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两信息门户网>综合>一门三委员、两院士,他们家还被称为“小科学院”

一门三委员、两院士,他们家还被称为“小科学院”

2019-11-08 17:23:24/阅读:2407
分享:

  摘要:1933年春出狱后,到北平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积极传播革命思想,推动抗日救亡运动。他长期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周恩来称赞他大事不糊涂。1979年8月22日,中共中央为徐冰平反昭雪,并举行了

颜惠英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全体会议上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人民政治协商会议70周年。如果这两个“70年”之间有什么联系,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们家三代人——我祖父严济慈、我叔叔严陆光和我——在时间线的不同阶段成为CPPCC成员的经历。

01

我的祖父严济慈出生于1901年。作为一名物理学家,在经历了国内的战争和国力的衰弱之后,他从海外留学归来,怀着当国家处于完全废弃状态时做好科学研究和教育工作的强烈愿望。因此,1949年成立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为爷爷实现科学事业发展理想的重要平台。

一九四九年七月,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之前,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委员会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平举行。爷爷当选为“金光大道理事会”筹备委员会秘书长。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团结和组织科学工作者参加新中国建设的伟大事业和人民政治协商活动。会议还选举了包括爷爷在内的15名官方代表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举行了第一次全体会议。爷爷作为科技界的正式代表出席了会议,并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会议期间,爷爷还参加了“会议宣言”起草委员会的工作,并提出了“建立国家科学院”的建议。10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并批准了国务院各部委的候选人。爷爷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办公厅主任也获得了批准。后来,爷爷开始致力于中国科学院的组织和规划。可以说,爷爷第一次推动科学院的建立和新中国科技的发展始于CPPCC。

1958年,我在中国科学院的祖父也参加了中国科技大学的筹备工作。他尽了很大努力参与学校的建设,并走上讲台教书。他一直担任副校长、校长和名誉校长。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建立不能脱离中国科学院的建立,更不用说当年在CPPCC实施中国科学院建设的建议了。如今,这所学校的辉煌也见证了中国科技创新的生根发芽。

02

历史学家周古城曾经给我们家取了一个“头衔”:“科学院”。他还为祖父写了一首七字诗,其中一首是“第五个儿子进了学校,一所小学校有科学的名字”,赞美严明对科学的热爱和无尽的追求。我的六叔严陆光是我们“小科学院”的成员。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

刘叔叔是伴随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典型一代知识分子。像所有在那个时代长大的人一样,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有着共同无私的奉献精神。1959年大学毕业后,六叔去了中国科学院电气工程研究所工作。几十年来,他致力于研究,主持并完成了许多与超导技术相关的超导应用研究,成为著名的电气工程师。70岁以后,他致力于向年轻人传授他所学到的知识,并去宁波大学当了校长。

刘叔叔是CPPCC第八届至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的成员。他曾在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协会和教育部门工作。这个部门的变化与他工作的变化有关,也与爷爷一生中最关心的领域相吻合。他不仅关注国家科技的发展,也关注教育的进步。六叔的建议也是基于他自己的科学研究,侧重于电力、能源、交通、大学教育等。他曾经说过,“我父亲那一代是奠基的一代。他们把自然科学引入中国。我们这一代正在赶上并把科学技术推向世界水平。当代是创新的一代,这决定了中国科学技术的未来发展。”因此,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平台上,他建议应用新技术,建设能源基地,提高教师素质。他尽一切可能为教师轻松工作创造条件,提高学生培训质量,为国家未来发展“积聚能量”。

03

2008年,继爷爷和六叔之后,我也有幸成为今年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在我第一次参加NPC和CPPCC会议期间,我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当时,中国各种食品安全问题不断引起社会关注。当我得知当时国家没有食品安全法时,我决定关注相关问题。次年,我跟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全国委员会人口、资源和环境委员会进行了详细、广泛和深入的研究,深入了解了全国食品安全问题,并提出了更系统的建议。

在2009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我在CPPCC全体会议上就食品安全主题发表了讲话。我建议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不能简单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必须从完善法律、加强监管、行业自律、社会监督等方面入手。此后,在国家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食品安全法得以制定和颁布,食品安全监管水平普遍提高。所有这些使我感到,作为CPPCC的一员,为此作出微薄的贡献是非常有意义的。

十多年来,除了食物安全外,我也一直关注肺尘埃沉病患者。我还就保护妇女权益、反家庭暴力和电影分级等问题提出了建议。这些都是我在生活和研究中发现的话题,并且逐渐了解了更多。每当我回忆起我作为CPPCC成员参与研究和撰写提案的经历,我总是会想起爷爷和六叔。我认为,正是因为我们三代CPPCC成员对国家负有同样的社会责任和热爱,CPPCC精神才得以更好地继承和延续。我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我可以发挥我的力量,为国家和其他人做更多的事情。

口头:颜惠英

安排:Xi·董琦

编辑:刘聪

审计:周加加

江西快3 广西快乐十分 江苏11选5投注